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友文苑 > 情牵吉大

毕业三十年|回到八舍

作者:徐言起吉林大学校友会2017-08-27

1983年7月8日,坐在高考考场里的我,冥冥之中就和吉林大学八舍结下了情缘。在八舍你的怀抱里生活了四年,人生最美妙的四年,有欢乐,有迷茫,有开朗,有苦闷······是你博大胸怀温暖了我,安抚了我,鼓励了我,呵护了我,让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,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毕业大学生。


2017年7月8日,离开三十年之后,我又回到了让我魂牵梦绕的八舍,我心中神圣的布达拉宫,我多么渴望此时我就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五体投地匍匐在你的脚下,一步一叩地缓慢地接近你,让泪水肆意地在脸上流淌,去嗅你身心熟悉的味道,去亲吻你身上每一个地方。

吉林大学第八宿舍,是吉林大学文科院系学生宿舍。50年代中期建筑,红砖墙、青瓦。半地下室是食堂,地上三层是学生宿舍,能住近千名学生,每个寝室大约12平米左右,能住10多个人,我的宿舍曾住过13个人,上下铺,每个学生就一张床而已,简陋至极。我们吉林大学政治学系38名学生就共同生活在其中。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就成了一个集体。因为是政治学系首届本科生班,参加全校任何活动都要代表全系参战,大合唱全体上台,体育比赛什么项目都报,接力比赛经常被别的系落一圈,我们最后一棒的女同学孤独地在赛道上跑完一圈,下来后鼻子一把泪一把,汗水也是一把。因为班级的团结,所以同学间显得格外亲切,同学情谊也很深厚。匆匆四年,一闪而过,毕业之后各奔东西。随着岁月流逝,思念之情愈发浓厚,经我们辅导员冯超老师、王育林老师联系组织,终于在八舍,毕业后三十年,成功举行同学聚会。

在学业上,政治学专业——吉大是全国高校中第一个开设此专业的。我们的系主任王惠岩先生(全国泰斗级学者,后期曾给中央政治局常委上课)亲自给我们上课,说:“你们是首届生,我要亲自给你们上课。你们是我的大弟子,我要高看一眼。”没有教材,没有教师,没有可参考的课程安排,没有可借鉴的办学经验,全部在摸索中前行。我们本科生也跟着受累,因为没有教材,同学们上课记、下课抄,有时老师讲课语速快就要借鉴好几个同学笔记比较、归纳。因为比较用功,全班同学全部合格毕业,没有一个掉队的。很多同学顺利地考上研究生、博士生,毕业直接参加工作的同学在各行各业都成为了中坚力量。全班每一个同学没给吉大丢脸,没给政治学系丢脸。

八舍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。因为政治学系首届学生较少,寝室安排相对集中,男女宿舍住对门,住隔壁,男女同学之间走动很频繁。常出现男生一头扎进女生宿舍,女同学一头扎进男生宿舍,甚至男生一进女生宿舍,直接就往上铺爬,吓得女同学尖叫,男生这才缓过神来,尴尬地红着脸跑了出去。有时为了活跃气氛改善伙食,我们就一起动手包饺子——拌馅,擀皮。没有面杖就用啤酒瓶子,没有盘子就用脸盆子,包的饺子各种各样,大家吃的那份高兴啊,至今难忘。后来调整宿舍,我们又和几个85级同学合寝,仍然相处地比较融洽。其中,85级朱迪俭是我很欣赏的小弟,或者说是我比较崇拜的学弟,极其聪明,性格开朗直爽,大脑门小眯眼,思维敏捷,学东西一看就会,围棋我下了两年,他看了一会儿,就把我杀的稀溜哗啦。在此之前,他没有下过围棋。从此以后,我就再没下过围棋。

激情再被燃起,是在2014年政治学84级入学30年同学聚会时。同学发给我一段《老同学》歌曲视频,一听歌曲我就愣住了,“红墙、白杨、青瓦,谁在八舍窗前弹着吉他?柳絮、枫叶、雪花,谁在小白楼长长的灯光下?”熟悉的场景瞬间占满了我的脑海,岁月仿佛一下子回到30多年前,泪水不知不觉地盈满了我的双眼,任由泪水流下、滴下。当年我们是唱着《再过二十年,我们来相会》离开校园的,二十年早已过去,三十年就在眼前。我离开你太久了——我的母校,我的青春,我的同学。我的八舍——心中的布达拉宫。该回去看看了,看看你是否还像我梦中梦到的一样?


现在我就站在八舍的楼前,没变,真的没变。衷心感谢吉大校领导的细心,考虑到从八舍走出去的吉大众多莘莘学子的情怀,整个楼只做了简单的维修。保留了整个楼原汁原味,台阶没动,走廊水泥地面没动,扶梯没动······特别是鲜红的大门没动。听看门大爷说:校领导千嘱咐、万叮咛,红大门千万不能动,几遍补修,几遍打磨,几遍上漆,花费的费用够换几次新式大门了。再次感谢吉大校领导,我深深地给你们鞠躬,你们的情怀才是高等学府领导的情怀。此时我才明白了梁思成、林徽因为保护北京的几座城门在人民大会堂上据理力争,声音嘶哑,那份对故都的情怀啊。才明白了林徽因会后在会堂角落里默默地抽泣,那份无奈,那份委屈,那份不甘。


抚摸着寝室熟悉的门框,脚踏着熟悉的水泥地面,眼看着自己曾躺过的床铺的位置,仿佛又听到了年少时同学们嘁嘁喳喳的说笑声,夜深人静时同舍友的呼噜声、梦呓声、放屁声,悉悉索索的翻身声,嗫声嗫脚出去上厕所的开门声。嗅到了放在暖气片上烘干鞋垫的臭脚味,同学们运动回来身上的汗臭味,几位老大抽旱烟的油烟味。通向半地下室的通道依然是黑暗的,四年时光,一日三餐都要走下走上这个暗暗的通道。18岁的年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到饭点肚子早已咕咕叫了,就盼着早点下课,早点排队去买米饭、排骨、酸菜、溜肉片、番茄肉片······记不得由于着急去买饭,在通道里摔了几个跟头,记不得因为排前排后和同学闹了几回摩擦,记不得几回因为晚了,没饭了,垂头丧气啷当啷当在通道中往上爬。

深深地感谢你——八舍。作家柳青曾说过:“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,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,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。”在我的青春期18-22岁,人生最佳的黄金期就是在你怀抱中渡过的。我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就是在此期间建立的,从青涩到成熟的转变就是在此间完成的,从井底蛙到小禾刚露尖尖角就是在此间成长的。你是我的精神寄托、力量源泉,是我成长的动力。